养猪人必看,打造养猪咨询第一网!

致富 猪品种 猪病诊断 猪场设备 政府政策 市场分析 养猪行情

养猪人必看_今日生猪价格_2019年生猪价格行情预测_猪价格今日猪价_养猪网

热门关键词: 母猪    今日生猪价格  as  母锟斤拷
母猪 | 大白 | 长白 | 二元 | 杜洛克 | 排行榜 | 猪病用药 | 棉粕价格 | 菜粕价格
| 氨基酸价格 | 蛋氨酸价格 | 赖氨酸价格

非瘟攻击后存活的康复猪,多久可以完全清除病毒?

来源:养猪人必看 www.zhujia120.com 发布时间:2019-08-31
  本文清理了来自德国因塞尔里姆斯弗里德里希-洛弗勒研究所的一份针对猪ASFV(非洲猪瘟)带毒状态的研究报告,实验共用了36头猪,历时165天,得到了一个明确的结果:阴性哨兵猪与实验感染猪在感染后99天混栏没有转阳,实验感染存活的猪组织中也没有分离到病毒,表明存活下来的感染猪并不会长期带毒,而是随着光阴的推移,病毒载量逐渐降低,并最后尽全清除病毒。这一结果也与之前的几项研究结果一致。
 
  随着近期猪价上涨,许多养猪人都在考虑重产的问题。一线的养猪人也有闻说过耐受住非洲猪瘟病毒感染,最后存活下来并康重的案例。
 
  不过大家心中向来会有顾虑:
 
  1、非洲猪瘟在猪体内到底会带毒多久呢?
 
  2、要是感染的猪康重后,体内还会带毒吗?
 
  3、康重的母猪,会不会传染赠健康的未感染的仔猪呢?
 
  4、要是感染过非洲猪瘟的猪场,多久才干考虑重产?
 
  上面这张图表是伊比利亚及西半球的欧洲家猪中察看到手血液中病毒和抗体随着光阴的变幻及与ASFV感染不同阶段的关系。对那些幸存者而言何时体内才会检测不出病毒我们也不得而知,德国因塞尔里姆斯弗里德里希-洛弗勒研究所开展了这方面的研究工作,赠我们以明确的答案。
 
  这项研究采用实验使用被以为是I型的中等毒力的ASFV分离株(荷兰86株)作为模型病毒,用36头猪,30头猪为实验感染猪(C猪),6头猪为阴性哨兵猪(S猪)。本实验在C猪感染后的第164/165天结束。最后得到了一个明确的结论:实验感染猪在感染后99天后,阴性哨兵猪与其混栏没有转阳,实验感染存活的猪组织中也没有分离到病毒,表明存活下来的感染猪并不会长期带毒,而是随着光阴的推移,病毒载量逐渐降低,并最后尽全清除病毒。
 
  总体来说,实验中没有看到任何感染中等毒力的ASFV后依然存活的猪存在带毒状态。血液中病毒基因组的长期可检测性不仅是一个风险,也是一个诊断的机会。在感染ASFV后至少90天内,依然能够在受感染的猪身上用PCR检测出病毒。
 
  现将该研究要点摘录如下:
 
  一、30头5~6月龄健康杂交家猪,用2ml含有2X104HAU的荷兰86株ASFV的细胞培育上清液用滴鼻的方式进行感染。在感染后的32天内,有10头猪因ASFV死亡,1头因中枢神经紊乱进行安乐死(28天时),有19头存活。死亡率为36.67%。
 
  二、存活的19头猪中,有9头在感染91天内,ASFV特异性qPCR呈阴性,其余10头在91天后, ASFV特异性qPCR才呈阴性。
 
  三、所有接种的猪都浮现了包括发烧在内的临床症状。大多数的猪,在接种后4-6天就首次浮现临床评分和体温升高,最晚的是接种后24天。急性期均匀每头猪持续8-10天(4-19天不等),临床评分最大值为7-14分。
 
  四、在试验过程中,在所有30头感染猪的血液样本中均发明了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组和活病毒。首批阳性结果在3-21天检测到。从第3天开始,qPCR阳性猪的数量稳步增添,直到29天时所有猪都浮现阳性结果。与伊比利亚半岛的资料比较吻合。
 
  五、在第10天和14天时检测到最高的基因组载量,最大Cq值为18-19。在第29天,Cq值下降了6,在接种ASFV的第42天时,6头猪首次浮现qPCR阴性结果,48天达到7头,63天达到10头。91天后,52%的C猪qPCR结果仍为阳性,且基因组载量下降(cq值28-30)。
 
  六、血吸附试验在血清中首次检测到ASFV与全血的qPCR结果一致。随后,血吸附试验阳性样本量迅速下降,直到从第63天开始所有存活的猪呈阴性。从血液中清除需要>90天(尽管从第63天开始就检测不到活病毒了),因此,我们可以说病毒存留光阴很长。鉴于ASFV被以为是安全地被包裹在红细胞膜中(Bastoset al., 2003; Gallardo et al., 2009),这些结果约摸与猪红细胞的最大寿命是约65~85天有关(Liebich, 2003)。
 
  七、在每只实验感染的猪的各种拭子样本中(包括:粪拭子、口咽浅表拭子、口咽拭子),均察看到了不同程度的散毒情况。口咽样本的阳性结果更多,基因组载量更高(最大Cq值28),并且在接种后第63天都还能监测到阳性结果。到91天后所有样本没有检测到阳性,可以猜测,91天后,才没有散毒。
 
  八、试验期间,有3头C猪和1头S猪因为非相关的缘故被安乐死(接种28天时有1头C猪,接种86天时有1头C猪,128天时有1头C猪,135天时有1头S猪)。
 
  九、在感染后的第99天,将存活的19头C猪重新混群,并将6头健康的S猪混入其中(每组2头),这6头S猪在露馅于C猪前也没有ASFV和相关抗体。在露馅开始后的28天内,用血吸附试验和常规PCR 对这些猪进行了四次临床评估和采样,分辞为感染后的第105、112、119和126 天。随后,实验措施集中在临床察看和必要时的病理形态学研究。直到试验结束时,即人工感染后第164天,所有健康的s猪和所有存活的C猪,均未检测出非洲猪瘟病毒。其中包括1头S猪的11个胎儿脾脏样本。
 
  十、可以得出结论,在感染第99天后,幸存的猪能尽全控制和泯灭ASFV病毒,并且不会再散毒。
 
  十一、但是要是有蜱虫浮现的话,情况就有约摸不同,这个试验议论的不是通过肌肉注射/静脉注射感染易感动物,所以,提醒我们,要是要想成功重养,还必须泯灭蜱虫。
 
  十二、在生物安全风险评估方面,必须考虑到最坏的情况。要是野猪或者家猪死于其他缘故,那么尸体就约摸成为易感动物的一个感染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考虑经口感染而不是非肠道途径。
 
  十三、由于试验中最晚浮现临床症状的猪是在感染后24天,所以现实中最为妥帖的做法约摸是在察看到临床症状后的第115天,即4个月后,猪场再考虑重养准备,约摸更为妥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