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必看,打造养猪咨询第一网!

致富 猪品种 猪病诊断 猪场设备 政府政策 市场分析 养猪行情

养猪人必看_今日生猪价格_2019年生猪价格行情预测_猪价格今日猪价_养猪网

热门关键词:   母猪  今日生猪价格  as  xxx
母猪 | 大白 | 长白 | 二元 | 杜洛克 | 排行榜 | 猪病用药 | 棉粕价格 | 菜粕价格
| 氨基酸价格 | 蛋氨酸价格 | 赖氨酸价格

减持后大北农实控人套现4.30亿?业务亏损、引入国资失败……

来源:养猪人必看 www.zhujia120.com 发布时间:2019-06-25

  6月16日,大北农控股股东、董事长邵根伙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大宗交易、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7163.27万股,股份减少1.6883%。根据公告显示,权利变动前邵根伙持股41.25%,权利变动后持股比例为39.57%。本次减持后,邵根伙套现约4.30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大北农今年以来股价快速上涨,截至6月19日收盘,已经上涨79.05%,报5.66元/股,总市值240.15亿元。

  1.养猪业务亏损业绩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大北农集团创立于1994年,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主要经营业务为生猪养殖与服务产业链经营、种业科技与服务产业链经营。

  与其他身陷猪周期的猪肉企业相比,大北农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饲料业务。2018年度,饲料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6.67%,生猪等养殖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6.90%,种子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 收入的比重为2.04%,兽药疫苗等动保业务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1.45%。

  根据历年年报,2016年至2018年,大北农营收分辞为168.41亿元、187.42亿元、193.02亿元,净利润分辞为8.83亿元、12.65亿元、5.07亿元。可见2018年净利润大幅下滑。

  对此,大北农表示,受猪价行情及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公司养猪业务亏损较大。2018年度,公司出栏生猪约168万头,养猪业务的亏损对公司净利润的影响近2.6亿元。

  “2018年,受困于猪肉价格下跌,猪肉板块上市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已成为业内共识。2018年8月以来,我国发生的非洲猪瘟,使生猪养殖行业的去产能大大加速。未来若生猪销售价格浮现大幅下降或上涨幅度低于成本上涨幅度,则这一类公司依然存在养猪业务的业绩及对联营的养猪公司确认的投资收益潞傍下降的风险。”上海一家大型券商内部分析人士对记者称。

  根据农村农业部数据显示,2019年1月,全国生猪存栏环比降5.7%,同比降12.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降3.6%, 同比降14.8%;2019年2月,全国生猪存栏环比降5.4%,同比降16.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降5.0%, 同比降19.1%。

  受此影响,大北农新一季度的业绩持续下滑,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收40.57亿元,同比下滑11.82%,净利亏损3884.82万元,同比下滑121.48%。

  但可喜的是,二季度以来畜牧业上市公司中,除*ST雏鹰(维权)之外,另外上市公司的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数据显示,年内畜牧业企业中,有4家公司的股价累计上涨幅度超过100%,另有5家公司股价累计上涨幅度超过50%。

  业内人士以为,持续的猪价上涨也使得畜牧业板块上市公司的股价大多“立上风口”,行业约摸会迎来较长盈利周期,当前也许属于盈利周期的起点。

  根据大北农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公司累计销售生猪82.06万头,同比增长37.1%;累计销售收入10.85亿元,同比增长53.9%。5月份销售生猪14.03万头,环比增长-8.5%,同比增长6.3%;销售收入2.23亿元,环比增长-5.4%,同比增长67.1%。

  大北农表示, 2019年5月,公司生猪销量及销售收入同比增幅较大的主要缘故是公司生猪养殖业务产量进一步释放。公司将抓住机会,做好生物安全工作,尽善必备的生物安全设施、生物安全流程、建立生物安全组织架构。公司将踊跃筹措资金,全力扩大生猪生产。

  2.引入国资失败合作告吹

  除了业绩问题,今年5月,大北农准备之内的与首农集团的合作也无奈宣布告吹。

  2018年11月23日,大北农公告表示,接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邵根伙的通知,正在筹划有关公司的战略合作事项,约摸涉及北京市国资下属某国有企业或关联公司受让其部分股份,并约摸涉及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动。此后,大北农表示,此次的合作对象是首农集团,双方于2018年年末正式签署了合作的框架协议。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首农集团由北京首都农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粮食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二商集团有限公司三家企业联合重组成立,是北京重要的国资农业企业。也是因此,大北农被视为北京民营企业或将获得国资驰援的又一案例。

  当初,在实控人邵根伙高比例股权质押、大北农业绩下滑的困境之下,业内以为大北农与首农集团的合作将会为公司带来活水。

  但遗憾的是,时隔半年,这一次合作最终告吹。5月22日,大北农称,收到首农食品集团的函件,因双方在关键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特通知终止本项目的合作谈判。

  公司并没有表明“关键问题”是价格问题还是公司运营或者其他层面的问题。不过,对于本次终止合作,大北农表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邵根伙与首农食品集团签署的《合作框架协议》属于意向性约定,双方并未签署正式的合作协议,终止该框架协议不会对公司产生不利影响。

  但市场对此说法宛然并不买账,与首农集团的合作终止无疑引发了外界对大北农未来经营的担忧。受此影响,5月23日收盘,大北农股价报收于5.55元/股,跌幅超10%。

  据记者知道,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邵根伙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9.92%。根据大北农此前对深交所问询函的归重,邵根伙的股权质押主要用于农业实业经营或农业投资,其中大部分用于农牧行业投资,如乳业、种业等。

  上海一位长期关注大北农的投资者向记者透露,自从2016年起,邵根伙开始通过旗下其他公司增持中国圣牧股份。目前,邵根伙共持有中国圣牧约1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0.48%。但关键在于,持有中国圣牧的股份,也并未赠邵根伙带来预期中的收益。记者查阅中国圣牧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共实现销售收入21.64亿元,同比增长16.28%,净利润亏损22.25亿元,同比下滑近120%。

  也有市场人士以为,由于高比例质押危机不能化解,此次大股东在高位减持也略显合理,之前大股东质押较多,各方压力也很大,对自身和公司的经营都或多或少有影响。通过减持获得资金以减少质押,缓解压力,兴许也可以理解。

  对此,大北农公告称,本次减持股东是公司控股股东、董事长,减持股份不会对公司管理结构和持续经营产生重要影响,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