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人必看,打造养猪咨询第一网!

致富 猪品种 猪病诊断 猪场设备 政府政策 市场分析 养猪行情

养猪人必看_今日生猪价格_2019年生猪价格行情预测_猪价格今日猪价_养猪网

热门关键词:   母猪  今日生猪价格  as  xxx
母猪 | 大白 | 长白 | 二元 | 杜洛克 | 排行榜 | 猪病用药 | 棉粕价格 | 菜粕价格
| 氨基酸价格 | 蛋氨酸价格 | 赖氨酸价格

海印股份七大神回复!满纸荒唐言!抄袭、欺骗、误导……还有什么

来源:养猪人必看 www.zhujia120.com 发布时间:2019-06-25

  核心提要:

  被农业农村部及时火速打脸后,海印股份延迟的归重函,并未打消公众对海印股份“神药门”的诸多迷惑,自海印股份发布神药公告以来,信披前后反重,股价剧烈波动,多少利益隐蔽在字里行间?期盼交易所对这份自相矛盾、错漏百出的归重函进行二次问询,呼吁监管部门对海印股份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予以立案调查。

  不低于92%有效率的防止?

  答:抄自国外一则新闻。啪!

  “今珠多糖注射液”有专利权?

  答:只是提出了专利申请。啪!啪!

  提供1亿元疫苗投产做准备?

  答:具备资质的生产厂家还没断定。啪!啪!啪!

  ……

  6月22日凌晨,海印股份终于迟到归重深交所关注函,用洋洋洒洒的四十页自我辩驳。

  对照此前公告不难发明,这份归重函几乎是海印股份的“自我打脸函”——前几天近乎“神药”的标榜自吹,如今几乎全成了立不住脚的“假大空”。

  可即便如此,海印股份依然“嘴硬”——拒不承认虚假陈述、误导性陈述,“咬死”是“笔误”;明明专利、投产八字没一撇,却宣称预计2019年能实现2亿净利;后年就赠全球5%的生猪注射……

  毫无底线的满纸荒唐言,还振振有词说信息披露真切、正确,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

  这把监管层及广大投资者的判断力置于何地?

  “神药”横行,痛入骨髓;“毒瘤”不除,以何前行?

  (1)照抄都能错!92%有效性的真面目

  万万没想到,原本希翼着海印股份能够拿出一份极其严谨归重函的投资者们,居然等来的是上市公司如此“走心”的说辞。曾信誓旦旦表示许启太团队研制的注射液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防止”事实依据,居然是选择性摘抄一则国外新闻。

  海印股份在归重函中坦白,92%有效性的数据来源,事实上是参照西班牙兽医健康监测中央研究员何塞-安赫尔-巴拉索纳博士报告的利用13头野猪做的首种口服疫苗具有92%有效性的新闻。并非许启太团队的研究,和重养试验得出的结果。

  上证报记者查询到了这份刊登于2019年4月份的报告,但报告显示,这位西班牙研究员的研究结论是以疫苗为基础,与公司所说的注射剂存在根本上的区辞。并且,接收试验的西班牙野猪(Wild Boar)与重养的猪从品种、产地、试验环境均不相同。

  更重要的是,本次报告中的试验对象也并不是上市公司提到的13头,而是12头。报告显示,研究人员从18头野猪中进一步筛选出12头野猪注射了相关疫苗。试验显示,12头野猪中的11头在接触非洲猪瘟病毒后存活,因此得到了92%有效率的成绩。

  事实上,该研究团队还尤其提出,试验结果仍需要多次和反重试验,尤其是针对疫苗的安全性,基因遗传,和对于土地和农田的影响等。

  (2)“今珠多糖注射液”至今并未获得专利权

  根据公司此前公告,许启太及其团队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拥有专利权(含专利申请权),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防止,许启太系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权人之一。公司拟与许启太团队合作,支持“非洲猪瘟”的防治工作,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

  从该表述看许教授及其团队已经通过相关审查并被授予专利权。

  上证报记者曾在6月12日的报道中提到,“今珠多糖注射液”专利尚未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登记在案,未有官网公示相关信息或证明已取得相关部门批准。

  6月13日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里也针对“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专利申请情况、研制情况、医学定义等问题请求海印股份说明相关情况。

  从海印股份6月22日的归重函看,目前该药品只是提出了专利申请,还要通过初审、实质审查甚至重审才干获得专利。这过程普通需要3年。可见,其是否能获得专利具有较大不断定性。

  更甚的是,海印股份在公告中承认,“今珠多糖注射液”于2019年6月19日提交并获得国家知识产权局核发的《专利申请受理通知书》。也就是说,在6月11日的合作公告中,相关药品还未提交专利申请。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严义明指出,海印股份公告具有误导性,系虚假陈述。而之前对于“药品拥有专利权”的表述,属于虚构行为。

  (3)“今珠多糖注射液”不具备投产条件

  针对海印股份此前公告中的“公司将提供1亿元履约保证金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之说,深交所请求公司“分析今珠多糖注射液研制周期的合理性,是否具备产业化条件”。

  对此,海印股份解释称,“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生产需要委托具备GMP认证的兽药生产企业创造,注射剂生产可选择兽药GMP生产厂家委托加工,现阶段今珠公司正在与具备资质的企业进行洽谈”。但同时,海印股份补充道,“兽药注册的申请和生产销售允许尚未获得,能否获得和审批时长尚存在不断定性,能否产业化生产存在重要不断定性。”

  (4)重养成功一定就是注射剂的功劳吗?

  既然92%的有效性是“照搬”西班牙学者的研究报告,那么海印股份如何能够向市场和投资者证实,曾“夸下海口”的注射剂的实际效果?公司在归重函中表示,公司正在进行的重养试验,是在相关有权管理部门的监督指导下开展的。然而到底是什么有权管理部门,海印股份在公告中只字未提。

  海印股份为何不直接披露所谓“阶段性结果”的数据?包括养殖基地的选择、重养试验的流程、试验的生猪数量,和开展重养的养殖基地是否投放过“哨兵猪”等关键信息,海印股份均只字不提,仅仅以“今珠多糖注射液的重养试验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正在潞傍进行重重试验。”敷衍归重。

  所谓重养试验,是指在非洲猪瘟疫区解除封锁后,在经消毒、无害化处理后的规定光阴内,对健康生猪进行恢重养殖的行为。上证报记者从以生猪养殖为主业的某上市公司人士获悉,目前多数养殖场都会在重养之前,引入专门用于病毒探测的“哨兵猪”。若经过一段光阴察看后,哨兵猪临床无异常且实验室检测为阴性的,证明养殖场可以补栏。

  事实上,若养殖场通过哨兵猪检测后,则证明该养殖场已经具备重养条件,海印股份注射液的实际效果将无从谈起;倘若哨兵猪未通过检测,则证明该养殖场需要进一步消毒、甚至封锁。该人士补充道,哨兵猪的选择严厉,必须身体健康,且尽全没有施打任何类型的疫苗。不难看出,海印注射液的效果与重养结果成功与否的关系并不大。

  该人士告诉记者,即使重养成功,也并不能表明是某种药剂起到了绝对作用,两个事件并没有直接因果关系。

  (5)淘汰缺点表述后,信披真切正确,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

  海印股份归重深交所的关注函时表示,除了因工作疏忽而浮现的笔误外,其他事项的相关表述真切、正确。“今珠多糖注射液”的相关试验数据因受《重要动物疫情应急条例》信息披露的拘束,公司在合同里的相关数据是根据重养试验结果而进行的约定,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

  把虚假性陈述、误导性陈述内容,淘汰之后,海印股份以为自己公告表述真切、正确,不存在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

  如此无耻之公告,就像是:放了毒药,造成伤害之后,辩解释这次放毒是疏忽造成的,是手抖造成的,不算,我收归,对不起,重新来。

  事实上,除了“疫苗”这表述严重误导之外,海印股份的这一系列公告仍有诸多破绽。

  例如前期公告中公司表示,许启太及其团队成功研制了“今珠多糖注射液”并拥有专利权(含专利申请权),可以实现对非洲猪瘟不低于92%有效率的防止;而事实上,92%的有效率并非出自许启太团队,而是来自西班牙学者的研究报告,存在显然的误导性陈述。

  此外,根据上市公司此后更新的合作合同,海印股份将此前公告中作出的2019~2021年营业收入5亿、50亿、100亿,净利润2亿、10亿、20亿的盈利预料和相关对赌协议解释为“初步估算”和“倘若”,并且表示所有预料数据未经过充沛调研和论证。但在上市公司的原始公告中,初步估算和倘若的提法都未曾浮现过。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智斌在接受上证报记者专访时多次强调,误导性陈述,是指虚假陈述行为人在信息披露文件中或者通过媒体,作出使投资人对其投资行为发生缺点判断并产生重要影响的陈述。误导性陈述的认定,取决于该陈述是否使市场产生“缺点判断”、是否产生“重要影响”,与行为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过失无关。因此,即便倘若海印股份“笔误”一说成立,也不影响监管部门对其行为性质的认定。

  王智斌补充道,海印股份此前的公告,已使市场普遍以为海印股份具备了猪瘟疫苗“概念”,股价也因此浮现异动,已涉嫌构成误导性陈述。

  (6)连1000万注册资金都还没到位股权代持背后有无权力部门魅影?

  这样一笔未来三年营业收入能够打破百亿级的买卖,今珠公司居然直到现在还掏不出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这让让人如何信服该项目的真切性,和海印股份在公告中提出的10亿支的供应量?

  而在急功近利的海印股份看来,只要公司未违抗《公司法》,成立近一个月仍未实缴注册资本金这点小事,还算不上异常。公司解释称,因为非洲猪瘟病毒疫情防治需要紧迫,研制任务重,所以整个科研团队成员包括许教授,向来在科研一线,故调度相关人员代持股权办理了今珠公司的登记设立公司。

  然而,海印股份甚至连代持人员允许、郦福妹二人是否为科研团队成员都无法核实,那么本次归函中,其他有关今珠公司注射液的相关信息,是从什么渠道获取的呢?

  如此的股东结构,到底是儿戏还是背后有不可告人的利益链条?

  先看这罕见的公司沿革史:

  2019年5月份成立公司,许启太不持股;6月11日晚海印股份刊发公告披露了今珠公司后,立即被媒体挖出今珠公司的股权与许启太无关,疑点浮现;6月17日,今珠公司紧急实施股东变更,股东变更为允许、郦福妹,均为代持人。但公司无法核实该代持人是否为科研团队成员。

  从归重函看,这今珠公司到底属于谁,从法律层面难以断定。因为均是代持者。为何要代持,是否涉及不方便抛头露面的相关权势人物?这里面有无权力找租的抽屉协议?谁在为一家无专利、无生产允许、股东成谜、注册地点是酒店房间的皮包式公司“立台”?

  上述代持背后的疑云,我们将潞傍追踪,更期待纪检部门介入核查。

  (7)预料盈利的自信从何建立?

  正如上文提到的,“今珠多糖注射液”既“未获得专利”,也“未获得生产销售允许”,但海印股份维持以为,此前公告的盈利预料“审慎”、“合理”。

  公司赠出的具体测算主意为,首席年便可笼罩海南省,对应生猪数量为500万-600万头,占海南省2018年存栏、出栏总数的一半以上;第二年便拿下国内、国外各2.5%的市场份额,第三年进一步将市场份额扩大至5%。

  据知道,海印股份此前从未有过兽药从业经验,今珠公司也是刚刚成立的新兵。以如此规模与速度进行市场份额的扩大,兽药推广的销售团队从何而来?

  另外,上海证券报记者采访了相关兽药企业高管,该人士对记者表示,除寥珞业自销外,也可以找找兽药代理公司代为销售。但是目前国内的兽药销售代理公司规模都较小,省级规模的代理公司都屈指可数。因此,若代销兽药,也需要生产企业逐家洽谈合作。

  尽管海印股份知道市场份额的扩张并非易事,也在公告中提到了,未来“今珠多糖注射液”的投产规模与准备将根据市场需求断定,尚存在不断定性。且仅是初步估算,未经过充沛调研和论证,受市场需求、经营团队经验实力、投资资金和产能等因素影响较大,存在重要不断定性。

  但是,海印股份依然表示,“今珠公司2019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辞为5亿、50亿、100亿,净利润分辞为2亿、10亿、20亿。公司已充沛尽职调查并合理判断,保持了必要的审慎性”。

  如今已是2019年6月22日,兽药注册的申请都没获批,2019年能盈利2亿?换言之,下半年能盈利2个亿!

  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却被海印捡到了。

  再看下明年、后年的预料,说要远销到国外去!这吹牛就更大了!

  针对于海印股份盈利预料的基础是销售市场可占领全球市场5%的份额,(即国内5%,国外5%),有专业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目前国产兽药行业出口多为原料,而成品药很少出口。主要因为其他国家对疫病的防治更为先进、稳定,更具规模化。如需出口,也需要执行等同于国内兽药注册审批手续的环节,且申请环节用时较长。此外,各国家及地区对相关兽药都有其不同的规格标准请求。

  故意思的是,公司预计,防止用量为每年每头猪注射3次,每次2支,每头猪的用量是6支。可2019年已经过半,在上半年没有销售的情况下,公司依然按照6支/猪的剂量预估全年营收。

  不过,聪明的交易方知道,吹牛不能兜底,否则兑现不了,就会输到没底裤。因此,上述劲爆的业绩对赌,只是名义上的对赌,要是不能按时实现盈利目标,交易方不会赠海印业绩补偿的。

  没有业绩补偿条款的对赌?还啼对赌吗?这信披玩的够溜的!投资者不详细看,又要被“眼误”了!

  最后看看归重函粗劣的风险提醒:

  仓促有误的首份公告,公告前后股价的巨幅放量波动,跌停后的突发澄清公告,延迟的归重函,诡异的代持,和难以置信的业绩对赌,这些不找常的行为及信息,真假难辨,虚实难测,海印股份如此跨界作为,背后到底是怎样的资本局?值得监管部门深入调查!